会员名: 密 码: 会员注册
首页 > 新媒体人说 > 正文
入云龙: 也谈“作家”
2020/4/1  来源: 作者:潮商在线


“作家”曾经是一个神圣的名词,可以说比教师更高级,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N次方”,“新文化运动”就是中国作家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鲁迅、胡适等人倡导开展起来并缔造一个新纪元。我从小就想做一名作家,读初中时就开始投稿创作,还在不少媒体发过作品,但越来越变味,现在说起“作家”这个名词,我真的很汗颜,我很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敢与“作家”相持并论,写文章也是想玩玩一下文字游戏,不想用自己有限的知识去教育和感化现在用电脑码字的新新人类,也不想轻易让所谓的“大师”们用主流和非主流的意识来洗*脑,使自己日益“白痴”化,还是那句话:走自己的路,让人家说吧!有可能还想学一学90后新新人类的非主流思想:“穿别人的鞋,让人家去找吧!”
作家在信息时代和网络时代,想通过作品去美化和净化用电脑码字的新新人类心灵,已经越来越不现实,作家的地位和神圣度甚至已比不上佛教的一句“阿尼陀佛”,属“豆芽无骨”之列。汕头作协有个叫茹清君与我讨论时说,作协是一个松散的组织,但为什么又有许多作者想加入作协?我说因为作协是文学爱好者一个家,大家希望作协领导下,有一个明确的前进方向。作协其实不是松散单位,中国作协是正部级单位,省作家协是正厅级单位,都是公务员待遇,每年国家和省财政都拔出大量创作资金,以广东省为例,一年的创作资金不下五千万。如果能被广东省作协吸收为签约作家,每月就会不少于3000元工资,采风、深入生活一切费用报销,没有后顾之忧地搞创作。而地级市一级作协却是三无单位,即无编制、无经费、无办公场地,只靠收点会员费或作“大本乞丐”向大腕讨点赞助费渡日。文学工作者想加入省一级以上的协会,又必须通市作协这个三无单位的推荐。一个文学作者如果没有在省一级作协的帮助和扶持、包装下,孤军奋战,饿着肚子搞创作,然后想有所作为,那是很难的事。正如女作家盛可以、盛琼、魏微,高小莉、杜可风、还有王十月一样。
因而好多文学作者为加入省一级的作协,自费出书,有的还出了不少,但进入省一级的作协又有什么作为?我也曾在作家论坛作过调查,回答在我的脑海里基本是一片空白,就是一本证、交几百元会费,得作协自出刊物,我真希冀有人告诉我,做了中国作家协会或省协会的作家,有多大的作为和好处?充其量也是一个浪得虚名的作家而已。



这不是我的狂妄,象那些自费出几本无病呻吟,自以为是,免费送人家又被人家当废纸买,然后混个中国作协会员或省作协会员吓人的不入流作“作家”,也就是说,既不是主流意识作家又不是非主流意识作家,那真的不提也罢。
“作家”在当今天物欲横流的社会,其地位和价值正在不断下降,与媒体记者相比,作家比记者不好用,本人曾在报社混过,采访时说是省某大报的记者,到政府部门一走,大家都笑脸相迎,市长书记都相当客气,更不说下面基层行局县镇。但说是省作协作家下来采风,有时连顿饭都找不到吃,除非是省一级作协大型采风活动,有专门接待。这是作家的社会地位在变化。与书画家相比,作家的价值地位是微乎其微,他们创作的作品是以尺寸计价,每平方尺都是成千上万的,一个名书画家,一幅字画可以买一幢豪宅一部好车,看看中央书画频道播出的各名家书画价格,真是使作家们汗颜。一个作家花几年完成的一部小说作品,就是算能拍成电影电视剧,也抵不过人家一片字画。
另外近几年不管是中国作协或省作协的机关作风越来越严重,功利性强,几年前的“作家炒作风”让我们略见一斑。据媒体报道,2003年,余开伟、黄鹤逸先后退出湖南省作家协会,夏商退出上海市作家协会,张石山退出了山西作协,李锐宣布辞去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职务,同时退出中国作家协会。形成了轰动一时的“作家炒作协”之风。李锐在《致文友公开信》中,提到自己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深感作协日益严重的官僚化,“官本位的等级体制令文学日益萎缩”;而作协的换届选举成了被权力操纵的木偶戏,因此患上了“换届综合证”。2006年12月2日,曾因沈阳市文化局拖欠自己工资而上街乞讨的作家洪峰退出作家协会组织。洪峰在博客中说:“鉴于一次个人乞讨导致了关于中国作家以及体制方面的论战,本人的职业身份因此遭受百般质疑和辱骂,我曾很尊重的个别前辈和同行指责我利用乞讨闹文坛……”
2008年6月6日,《齐鲁晚报》26版刊登了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两首词,其中《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中,以汶川地震遇难者的口吻写道“纵做鬼,也幸福”、“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这首词因词律和文理不通在网上引起巨大的争议。因羞与王兆山为伍,淄博作家李钟琴宣布退出山东作协。



2009年6月23日,“童话大王”郑渊洁在博客中称,自己因受到排挤,宣布从当日起退出北京作家协会,并称现在的北京作家协会和以往相比已经大变样,需要改革。随后记者就此事致电北京作协办公室负责人,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郑渊洁博客所述并非事实,不存在排挤,而郑渊洁则表示排挤的事实的确存在。在博客中,郑渊洁称“作协”花纳税人钱不作为,还将“作协”比作“足协”。
香港知名作家金庸老先生的小说和作品,相信大家无人不知,他原来就不是中国作协,但谁没有他的武侠小说写得好,2009年他85岁之时想加入中国作协,立即引起网友的热议;“金庸加入作协,郑渊洁退出作协,看来作协也是围城,外边的想进去,里边的想出来。”一位网友如此评价。
评论家王晓渔表示,如果是一个正常的机制,有人进有人退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但是加入和退出都成了一种新闻。这说明作协是一个封闭性的机制。“像金庸进作协,是统战工作的一部分,就像成龙是中国电影协会副主席,我觉得它跟写作没有什么关系。”
评论家张闳称,郑渊洁退出作协事件说明,作协还是一个官僚机构。“作家是主体,作协的工作人员起一个服务、协调沟通的作用,郑渊洁这么一个大名人,你还能找不到他?这肯定是有问题的。至于它是不是故意的,我觉得不是很重要。”张闳说,80年代的作协是很活跃的,年轻人都喜欢往那边去交流的,现在它的地位也衰落,但它的派头却是有点往上涨。
这些作家想进想出作协,我都不问对错。在这里我只想弱弱地对各位作家和想做作家的文学作者说,现在的社会,谁都不会把作家当成那么回事,自己喜欢写什么就写什么,你的文章有点击率、有回头率、有热度你就是价值 ,如果老想用你所谓的高尚情操教育和净化网络时代的新新人类,那你才是天下最大的“白痴”作家,如最近网红作家方方。

打印】 【关闭

注:本新闻及评论谨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
 相关评论
 
 热点推荐
·各地多措并举 提速复工复
·入云龙:谈谈汕头经济特区
·梁倩娟:希望媒体多多关注
·张联:为改革发展稳定大局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创业史:
·林国芳:专注和创新缔造家
·徐家满:爱人如己赢得事业
·马化腾:打造企鹅王国
 热点导读
· 李嘉诚的三重境界——崇拜
· 《澳洲特刊》红遍潮联会
· 林小勇:创新推动地产业发
· 李闻海:用创意思维实践营
· 李文平:“羊”关道三十载
· 江美芬:我的三个机遇
· 国际潮青领袖庄学山
· 巾帼精英60人·综合
 相关信息
· 入云龙:由莫言获诺贝尔奖
· 援鄂抗疫护士美文:“大爱
· 各地多措并举 提速复工复
· 入云龙: 也谈“作家
· 英媒:印网络水军影响欧洲
· 八分斋|狗咬华为的反思
· 入云龙:谈谈汕头经济特区
· 梁倩娟:希望媒体多多关注

版权:潮商在线©Copyright 2007-2019 The Chaoshan businessmen【粤ICP备07515145号

免责声明 | 网络实名:潮商在线 | www.chaoshangonline.com | 网站邮箱:106106772@qq.com

【采访爆料:18316862793】【投诉电话:18029559307】【站长微信号:zgcp2013】
本站由网海之家工作室承建 网海之家,因为有你而精彩 欢迎来电合作及提建议